> 首页 > 城市 > 南美洲 > 别把口罩变成政治,共面危机的各国相互“依赖”也是一种拯救

别把口罩变成政治,共面危机的各国相互“依赖”也是一种拯救

来源:https://www.lycgs.com 时间:2020-06-20 06:40 编辑:车管所资讯网 手机版
人人都在谈论中欧关系,一个热点看法认为,欧洲经济过于依赖中国,已威胁到欧洲的安全,也因此呼吁欧洲应减少对中国的依赖,增强欧洲经济自身的独立性。其实,“不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这是商界常识。但在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时刻,突然将一场抗击病毒的斗争转变为一波反全球化、反依赖的浪潮,这倒是值得我们深思。.
世界各国需要相互“依赖”
今天,我们生存的世界难道不就是各国人民相互联系、相互依赖吗?事实是,我们生活在同一个星球上,它正在慢慢达到其可持续性的极限,自然灾害和瘟疫越来越影响人类,气候变化最终也会让人类命运休戚与共。
世界需要包括所有国家在内的共同解决方案,需要各国密切合作和全球参与。认为中国利用所谓的“口罩外交”扩大地缘政治利益,通过停止出口口罩让其他国家依赖中国,甚至是为自己危机管理不当转移视线的看法,在政治上不负责任,经济上不合逻辑,人道上也站不住脚。
首先,经济依赖性并不是欧洲特有的。世界全球化,所有国家都是相互依赖的,包括中国和美国。但是,如果把西方国家和中国的相互依存关系描绘成来自中国的威胁,并为此把所有问题归咎于中国,这无非是缺乏历史和现实的常识。
早在18世纪,康德就要求人们摆脱自我造成的未成熟状态,要发展自己的理智。在危机中保持理智尤为重要。对欧洲而言,经济依赖从来都不是被逼的,而是自然而然的发展结果。实际上,所有国家都在朝着更加全球依赖的方向发展。这是一个过程,最初源于工业化的欧洲,而后传播到整个世界的。
其次,不要混淆分工和依赖性。回顾人类发展史,不同地方之间的货物流通由来已久。现在越来越多地伴随着区域间生产分工,而工业化使得这种分工得到大规模的机构化和制度化。亚当·斯密的经济学理论已经使之成为经济现代化叙事的经典。人的自由同样如此,它与贸易自由形影随行。
还有个常识是,区域间分工和国际分工意味着相互依存。这两种现象彼此不可分割,如同水由氢和氧两种元素构成一样。人们不可能拥有一个而排除另一个。同样显而易见的是,一个国家参与全球经济越深,受益全球经济越多,它与全球生产链和贸易链的联系就越紧密,也就更加依赖世界这样一个“网络”。
再者,全球劳动分工确实已将世界分为一个“主动的”世界和另一个“被动的”世界。“主动的”世界是全球化的发起者,发明者,投资者,高端产品生产者,全球化的主要受益者;而“被动的”世界则是原材料供应者,销售市场,低端产品生产者,通常也是全球化的主要失败者。而中国属于过去几十年中从“被动参与”全球劳动分工体系逐步发展为“主动建构”的国家之一。
此过程中,工业化国家受益于中国这一“世界工厂”,也就是受益于国家间的相互依存。反过来,中国的发展也得益于与世界的互动。近年来,约三成的全球经济增长归因于中国。这种依赖关系是每个参与国都希望得到并认可的,因为它创造了财富和繁荣,而且总体上是造福了所有人。
在墙上画一个“幽灵”是自欺欺人
新冠病毒疫情暴发后,倒是有一种声音说,欧洲对中国防护物资的依赖是危险的,欧洲人必须从战略上改变这一现状,提出要将战略生产带回欧洲,这无疑是明智的,也许是可能的。但是,从长远来看,这是很难完全实现的,尤其对于那些原材料来自其他地区的行业,人员成本、生产成本和市场前景以及其他因素还将继续发挥不可低估的作用。
其实,无论哪一个国家都不能真正使自己完全独立于其他国家。德国前总统罗曼·赫尔佐格曾在上世纪90年代就提出“世界相互依存的全球性”概念。就劳动分工而言,难道人类真得要回到前工业时代吗?人类能做到吗?重要的是,尤其是在危机时期,各国应摒弃偏见、误解,不相互推诿指责,更好地沟通和协调,齐心协力,用共同的行动来抵御对人类造成共同威胁的病毒。
当下人类面临的问题不是中国,而是新冠病毒大流行,它影响着全世界所有国家,只有各国联合起来才可以战胜病毒。在墙上画一个幽灵,其实是自欺欺人,顶多是从政治意图上为自己的治理不善转移部分视线,正如美国总统特朗普那样。从逻辑上,也应该看到,新冠病毒大流行对世界造成如此巨大的影响,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能真正做到百分百的事先警告和充分准备。
德国病毒学家德罗斯滕很早就断定,要遏制新冠病毒,人类只能也必须随机应变,因为人类对该病毒仍然知之甚少。因此,在应对这场世纪危机时,人类社会不可避免地会出现混乱的情况。这个过程是前所未有的学习过程,需要透明,对所有国家都同样如此。因此,即使是承认在政治上有错误也并不可耻。“无错不成人”是德语中流行的名言。新冠病毒大流行对于所有参与者都是一个学习的过程。
即使在危机中,人们也应该能够积极地、从不同角度看问题,尤其是在政治领域:试想一下,如果能够从国外获得防疫物资,这不是很幸运吗?不管它来自哪个国家,这种对他国的“依赖”难道不是一种拯救吗?疫情在中国传播的初期,中国也依赖外国的防疫物资。许多国家为中国提供了帮助,对此中国人很感激。
中欧注定要携起手来,越快越好
最后,人类必须认识到,新冠病毒大流行是对所有国家的严重威胁。携手应对已成为遏制病毒和恢复社会和经济生活的当务之急。这关乎人类的生与死。拥有更多资源和经验的国家负有共同的责任,应共同采取行动抗击病毒,并帮助结构较弱和资源贫乏的国家与病毒作斗争,帮助他们恢复并稳定经济。
中欧在这方面负有特殊责任,美国当然也有特殊义务,不幸的是,美国还不太愿意承担这一国际责任。世界现在需要更多的团结。相反,用传统的国际关系思维模式来搞利益之争、制度之争、意识形态之争实在不合时宜,将危机变成具有破坏性的系统竞争或者寻找替罪羊的游戏更是不负责任的,即使从政治现实主义角度看这么做似乎合乎逻辑。
当一些国家成千上万的人因感染病毒丧命,而政府还沉迷于自我标榜,这是玩世不恭的。在病毒造成的全球威胁面前,民族自豪感应适可而止。在中国会听到很多声音,也有一些带有民族主义色彩的声音,但并非每个来自中国的声音都是中国的声音。我在我所生活的上海看到许多市民在快递公司门口排起长队,向国外邮寄各类防护物资。许多民众和企业组织捐款,为包括欧洲国家在内的疫情严重的国家采购防疫物资。中国人数十年来积累的财富使得他们有能力表达他们的国际团结。中国人从未像今天这样如此深入地为全球贡献力量。
声称中国正利用所谓的“口罩外交”发展政治利益是有失体面的不真实,尤其是对于如此投入的中国民众。如果认为靠口罩就可以搞国际政治,那是天真的。新冠疫情时期,中欧的最高政治目标应是保护民众免受病毒威胁,尤其是在医疗资源薄弱的非洲,并助力全球恢复经济生产。这场危机如此严重,中欧注定要携起手来,越快越好。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研究员。本文6月12日发表在德国《国际政治和社会》[Internationale Politik und Gesellschaft]杂志上,原标题为“口罩不是为了搞政治[Mit Masken macht man doch keine Politik]”,中文版由上海外国语大学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毛小红翻译。澎湃新闻获授权转载,现标题和文内小标题为编者所拟。)(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相关推荐:

新加坡第四代领导人的“大考”:不但要赢大选,还要赢得漂亮

暹罗拾珠丨泰国版“我无法呼吸”:王权、军队与异见者的交锋

俄罗斯修宪终极目标是什么?即使普京不在国家也要继续强大

日韩贸易战一年后冲突再起,安倍私心只为转移抗疫矛盾?

法国前总理刚卸任就被调查,他有可能成为马克龙的挑战者?

联邦明察局㉟丨民主党或将翻盘参议院,对下任总统意味着什么

忆往拾零丨老一辈国际关系学者与中国独立自主外交政策的确立

联邦明察局㊱丨总统制危机:博尔顿新书与越来越“黑”的白宫

声明:《别把口罩变成政治,共面危机的各国相互“依赖”也是一种拯救》一文由车管所资讯网(https://www.lycgs.com)网友供稿,版权归原作者本人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果您对文章有异议,可在反馈入口提交处理!

最近更新

南美洲排行榜精选

邮箱不能为空
留下您的宝贵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