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城市 > 南美洲 > 暹罗拾珠丨泰国执政党内斗升级,“无声政变”进行时?

暹罗拾珠丨泰国执政党内斗升级,“无声政变”进行时?

来源:https://www.lycgs.com 时间:2020-06-12 06:40 编辑:车管所资讯网 手机版
6月1日,泰国政坛风云突变,执政联盟第一大党公民力量党18位执委集体请辞。根据该党党章规定,超过半数执委辞职,则必须在45天之内举行党员大会,选举新一届执委会。34位执委里18人请辞,绝对不是个别行为,而是集体行动。此举意味着隶属于泰国副总理颂奇派系的乌达玛和颂提拉已经不再是公民力量党党魁和秘书长,仅为看守党魁和秘书长。
早在今年4月底,新冠疫情仍在肆虐之际,泰国多家媒体便爆出执政党同室操戈,公民力量党战略委员会主席巴威上将逼宫夺党的猛料。隶属于颂奇派系的公民力量党党魁、财政部长乌达玛和该党秘书长、能源部长颂提拉,据称受到来自党内大佬的压力,被要求辞职。但是由于总理巴育的制止,乌达玛、颂提拉安然度过一劫,内斗暂归平静。然而表面的平静,往往隐藏着更为猛烈的风暴。泰国总理兼国防部长巴育

泰国总理兼国防部长巴育

这次党争,正如此前笔者所分析,明为党内领导权的争夺,实质上的目标是内阁部长席位。尤其是乌达玛、颂提拉等人所担任的财政部、能源部部长席位更是令无数政客梦寐以求。与此同时,巴威上将将被提名担任公民力量党新任党魁的消息甚嚣尘上,尽管当事人矢口否认知道此事。
疫情未息,民众质疑“夺党”行为
巴威“夺党”事件的升级,在泰国社会再度引发轰动,有关公民力量党内斗的报道铺天盖地。总体来说,公众舆论对此事件大多持质疑和批评态度。
首先,民众和媒体质疑为何巴威派系偏要选择疫情尚未平息、经济面临巨大下行压力之时发起党争。巴威派系主要攻击目标正是“经济国师”颂奇副总理麾下的“四王子”(乌达玛、颂提拉、素威、高萨)派系。
颂奇、乌达玛、颂提拉均为巴育政府经济团队的领军人物。新冠疫情期间,尽管巴育政府宣布启动《紧急状态法》,将行政权力由各部部长手中收回,但是在出台对受灾民众经济安抚政策以及疫情后恢复国民经济等重大问题上,巴育依然主要依靠颂奇团队。
因此,巴威派系选择在这一时间节点发难,确实有些不合时宜。况且,坊间传言巴威意图让现任财政部助理部长汕迪·蓬帕取代乌达玛担任财政部长。但汕迪·蓬帕形象不佳,广受诟病,加重了民众的质疑。
其次,民众和媒体对巴威“上位”党魁表示很难理解和接受。众所周知,巴威几年前因为“名表丑闻”而形象受损,此后又因其爱将——泰国移民局长素拉切警中将“星陨事件”(编注:指去年4月素拉切突然被解除职务)备受牵连。尽管泰国肃贪委员会经过调查,已经给出“名表均为巴威上将借自朋友,不涉贪腐”的结论,但大多数民众仍然只相信自己的眼睛,认定巴威是巨贪大腐。而且,巴威上将年事已高,走路都颤颤巍巍,需要搀扶,很多人认为他应该颐养天年,而不应趟这趟浑水。
还有一种观点认为,巴威迫不及待地要抢夺公民力量党党魁一职,并非其最终目标,毕竟党魁只是一党首脑。他的最终目标其实是希望借此契机,成为执政联盟第一大党掌门人,进而登堂入室,取代巴育,成为泰国总理。比如他信时期的安全事务顾问、朱拉隆功大学政治学院素拉查·班隆素教授认为,始于4月的“夺党”行动其实是1948年銮披汶麾下4名军官逼迫宽·阿派旺总理24小时内辞职的历史重演,是“无声的政变”。这场“政变”是否如同72年前帮助銮披汶第二次登上总理宝座那般,帮助巴威成为总理,非常值得关注。
巴育在抗击新冠疫情中的表现,使其在民众心目中的地位处于急速上升状态。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处于攻坚阶段之际,泰国民众自然不希望巴威通过党内斗争,威胁到“抗疫英雄”巴育的地位,进而引发政坛动荡,影响国计民生。
两大派系各执一词,孰是孰非?
面对民众和媒体的普遍质疑,巴威派系骨干人马密集出击,在各种场合“澄清真相,以正视听”。他们抨击乌达玛、颂提拉作为党魁和秘书长“身居要职,毫不作为”。
隶属于“三友派”,同时也效忠于巴威的公民力量党议员西拉表现得最为积极。他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乌达玛作为党魁,从来不关心本党议员,与议员之间缺乏沟通交流,导致议员们都觉得非常‘寂寞’。乌达玛本人也曾说过,自己工作非常忙,根本没有空去管理党务。我们需要的不是这样的党魁!”
而巴威派系议员,同时也是公民力量党执委之一的猜亚武,在一次电视节目采访中毫不客气地指出:“公民力量党的官方网站竟然因为欠费而被迫关闭!这一切都是因为本党领导不作为所导致。连一个网站都管理不好,更别说管理议员们了!”此外,巴威派系还攻击政府经济团队在抗疫过程中表现欠佳。西拉甚至说:“世界上如果有一个政府给老百姓发钱,还被老百姓骂的,那就是泰国政府。”
在抨击乌达玛、颂提拉的同时,巴威派系还不断强调:无论是哪国的政党,管理层调整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这次公民力量党管理层调整完全是“拨乱反正”之举,毕竟乌达玛、颂提拉对于本党而言,并非真正具有权威性和坚实民意基础的领导。乌达玛、颂提拉等人来自于颂奇的经济团队,麾下并无议员,在倾听代表民众的议员心声时,始终有一层隔阂。所以,很多议员尤其是中部地区议员都呼吁尽快调整。只有经过彻底的改革调整,公民力量党内部才会愈加团结稳定,坚如磐石,担负起治国理政的重任。
6月3日,“三友派”核心人物、司法部长颂萨公开谈称:“此次重选本党管理层,可以比作结晶的水晶被雕琢,以实现更高的价值。”
另外,巴威派系要员们还前所未有地通过各种渠道表达对巴威担任党魁一职的坚定支持。无论是西拉、猜亚武,还是宣布18名执委辞职的公民力量党副党魁派汶,以及文化部长伊提蓬,都高度肯定巴威在公民力量党建设发展过程中不可取代的崇高地位,认为巴威是最适合担任该党党魁的政治家。凭借着深厚的从政资历,巴威无论在本党议员,还是其他政党议员中,都有着极高的声誉。而且,巴育和巴威关系密切,可以说巴威是巴育最为信任之人。如果巴威担任党魁,将会更好地配合总理巴育的工作,公民力量党也将更好地服务于国家治理和发展。
然而,受到巴威派系攻击的颂奇派系(“四王子”派系)也不甘示弱,在多个场合猛烈回击。一向刻意避开记者采访的颂奇一年来破天荒地首次主动走向记者,接受采访。他首先强调,这是党派内部争斗,与己无关,因为自己与巴育总理都与政党无关。但是他表示非常遗憾,应该将用于党争的力量投入至为国纾困中去。他问记者:“对此感到厌烦吗?”
公民力量党发言人,同时也是乌达玛秘书的塔纳功则表示:“政党管理层调整是一件正常的事情,但是选在眼下,明显不是合适的时机。全世界都在称赞泰国政府抗疫获得的巨大成功,百姓也都对公民力量党的贡献交口称赞。但是,有些人为了本派系的利益不惜损害政党利益,发起党内斗争,影响本党形象。在这个时候,应该要以解决人民疾苦为第一要务,派系之间的矛盾可以相互商量,增加了解,而不应激化矛盾,影响大局。”
针对有人抨击乌达玛不关心议员,缺乏沟通,塔纳功回应道:“乌达玛一直强调,议员们所反映的百姓民生问题一定要置于最优先解决位置。而且,颂奇副总理也是身先士卒,每周都有两天在财政部参加会议,并现场做出指示。这次抗疫过程中,财政部为1500万民众每月发放5000铢补助金,创下了历史记录,得到了民众们的赞扬。而乌达玛就算工作再忙,一般也都参加本党的会议。”
或许是专门针对颂萨所谓的“水晶雕琢,价值倍增”的言论,塔纳功表示:“乌达玛是一块真金,真金不怕火炼!”当然,他也承认巴威在公民力量党中的核心地位和巨大影响力。
乌达玛表示,45天之内举行党员代表大会,选举管理层。至于自己能否继续留任,要看党员们的意愿。但是,政党管理层变化并不代表内阁调整。至于自己会不会被调整出内阁,一切要以巴育总理意见为准。“四王子”之一的素威·迈星西表示,暂时不会考虑辞职,做出决定之前,必须要和巴育总理和颂奇副总理协商,毕竟当初是他们把“四王子”招入麾下为国宣力的。
巴育面临三大难题
公民力量党内部矛盾已经“家丑外扬”,公诸天下,并将不可避免地持续激化。7月中旬之前,公民力量党会举行党员大会,选举新一届管理层。就目前形势而言,巴威出任党魁的可能性几乎是百分之百。尽管巴威公开表示“自己尚未做好准备接任党魁一职”,但他也强调“一切都要看党员们的决定”。
届时,落选的乌达玛、颂提拉等人必须做出决定,是高昂头颅离开公民力量党,另立门户,还是继续留在党内,收敛锋芒,积蓄力量,静待时机。当然,这一问题其实无关紧要,去也罢,留也罢,都不会影响巴育政府的稳定性。
关键的问题在于,公民力量党管理层的改变,究竟在多大程度上能够影响巴育政府内阁调整。笔者认为,巴育和巴威之间应该已经进行过协调,不会在这一问题上发生重大分歧。此前,巴育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已经明确表示“政党改组管理层是很正常的事情”,这说明巴育不会再像4月底时出手制止。这也意味着,颂奇团队离开巴育政府应该是大概率事件。如果颂奇团队集体离任,会为巴育内阁腾出4个席位。这为巴育平衡公民力量党党内各派势力以及执政联盟内各参政党派提供了一定的空间。
但是,巴育仍然面临着多重困难。首先,颂奇团队离开后,由谁来填补政府经济团队的真空?如果按照此前媒体公布的“内阁调整方案”,汕迪·蓬帕升任财政部长,纳乐蒙升任财政部助理部长,或许并非最佳方案。后疫情时代,泰国政府最为重要的工作是重振经济,促进就业。主管经济事务的副总理、财政部长等关键岗位如果由政客担任,则专业程度有限,效果不彰,可能引发民众不满。但是要在短期之内物色合适的团队加盟,也并非易事。
其次,自豪泰党、地方力量党作为执政联盟参政党,经过近一年时间发展壮大,麾下议员数量都有了大幅提升。自豪泰党由原先的51个席位增至61席,地方力量党由原先的3席增至5席,同时联合其他“1票小党”共同成立“社会事务派”,地方力量党麾下的议员人数实际上已经接近20人,是一支不可小觑的政治力量。在重新组阁时,如何能够满足这两个党派增加内阁席位的诉求,是巴育面临的又一大难题。
再次,公民力量党内部派系斗争公开化以及巴威出任该党党魁,可能会导致该党民意基础遭受削弱。巴育作为公民力量党提名的唯一总理候选人,尽管并非该党党员,但某种程度上已经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何与未来可能成为党魁的巴威做好协调,既不伤害“东方虎”阵营的同袍之情,又能保持作为政府首脑的独立地位,维护好自己树立的亲民勤政形象,或许这是巴育最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暹罗拾珠”是泰国问题研究专家秦翊的专栏,在宏大视野下对泰国政情、民情与外交关系做有料有细节的全方位观察和剖析。两周一期,不见不散。(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相关推荐:

新加坡第四代领导人的“大考”:不但要赢大选,还要赢得漂亮

暹罗拾珠丨泰国版“我无法呼吸”:王权、军队与异见者的交锋

俄罗斯修宪终极目标是什么?即使普京不在国家也要继续强大

日韩贸易战一年后冲突再起,安倍私心只为转移抗疫矛盾?

法国前总理刚卸任就被调查,他有可能成为马克龙的挑战者?

联邦明察局㉟丨民主党或将翻盘参议院,对下任总统意味着什么

忆往拾零丨老一辈国际关系学者与中国独立自主外交政策的确立

联邦明察局㊱丨总统制危机:博尔顿新书与越来越“黑”的白宫

声明:《暹罗拾珠丨泰国执政党内斗升级,“无声政变”进行时?》一文由车管所资讯网(https://www.lycgs.com)网友供稿,版权归原作者本人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果您对文章有异议,可在反馈入口提交处理!

最近更新

南美洲排行榜精选

邮箱不能为空
留下您的宝贵意见